2024-03-09 農歷甲辰年 正月廿九
人口普查結果有喜有憂(yōu),權威專(zhuān)家解讀5大新趨勢

受訪(fǎng)專(zhuān)家:

復旦大學(xué)人口研究所教授   任遠  

中國人口學(xué)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、南京大學(xué)社會(huì )學(xué)院教授   陳友華

本報記者  張健

“中國仍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?!?月11日上午,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公布,2020年我國大陸31個(gè)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和現役軍人的人口(不含居住在大陸的港澳臺居民和外籍人員)近14億1178萬(wàn)人,約占全球總人口的18%。

人口普查是各國廣泛采用的搜集人口資料的一種科學(xué)方法,包含人口數量、結構、素質(zhì)、分布等重要數據,被譽(yù)為人口變化的“晴雨表”。我國于1953年進(jìn)行了第一次全國人口普查,2010年頒布的《全國人口普查條例》規定,每10年進(jìn)行一次全國人口普查。相較10年前,此次普查凸顯了我國人口發(fā)展哪些新情況、新特征和新趨勢?本報特邀人口學(xué)權威專(zhuān)家進(jìn)行解讀。

總人口增速放緩,將很快到達頂峰

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相比,2020年全國人口增加7206萬(wàn)人,增長(cháng)5.38%,年平均增長(cháng)率為0.53%,比上一個(gè)10年的年平均增長(cháng)率下降0.0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數據表明,我國人口10年來(lái)繼續保持低速增長(cháng)態(tài)勢。

國務(wù)院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(lǐng)導小組副組長(cháng)、國家統計局局長(cháng)寧吉喆表示,出現這種趨勢的主要原因是育齡婦女,特別是生育旺盛期婦女數量持續下降,人們生育時(shí)間推遲,以及生育養育成本提高。這是我國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到一定階段的客觀(guān)結果,也是世界尤其發(fā)達國家普遍面臨的問(wèn)題。我國目前有3億多育齡婦女,每年能保持1000多萬(wàn)人的出生人口規模,預計未來(lái)一段時(shí)間內我國人口總量仍會(huì )保持在14億人以上。

復旦大學(xué)人口研究所教授任遠表示,20世紀80年代以來(lái),我國人口增速持續放緩,近10年人口增長(cháng)率進(jìn)一步放緩只是延續了這一基本態(tài)勢。按照這個(gè)趨勢,我國人口總量很快將會(huì )達到頂峰,并出現長(cháng)期負增長(cháng)?!暗艺J為,我國不會(huì )出現勞動(dòng)力短缺問(wèn)題,16~59歲勞動(dòng)年齡人口總規模達8.8億人,勞動(dòng)力資源依然豐富?!比芜h說(shuō)。

中國人口學(xué)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、南京大學(xué)社會(huì )學(xué)院教授陳友華認為,我國面臨的主要人口問(wèn)題已經(jīng)由20世紀90年代初的人口增長(cháng)過(guò)快,逐漸轉變?yōu)樯僮永淆g化、性別比例失衡等人口結構問(wèn)題。中國早已陷入“低生育率陷阱”,盡管可以采取生育友好型社會(huì )政策刺激生育,但短時(shí)間內低生育率與出生人數持續減少的態(tài)勢不會(huì )有根本性改變。對此,我們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。

受教育水平提高,區域發(fā)展不均衡

2020年,全國擁有大學(xué)(大專(zhuān)及以上)文化程度的人口為21836萬(wàn)人,人口占比達23.61%,比2010年提高了11.27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15歲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.08年提高至9.91年;16~59歲勞動(dòng)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達10.75年,比2010年提高了1.08年;文盲率由4.08%降至2.67%。

“人口受教育程度提高無(wú)論從哪個(gè)角度看都是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的積極表現?!比芜h表示,但我們同時(shí)應清醒地認識到,我國人口受教育具體水平并不高,與發(fā)達國家還有不小的差距。15歲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,平均只相當于剛完成義務(wù)教育的水平。并且我國教育發(fā)展不均衡,平均受教育年限在9年以下的省份還有4個(gè),都集中在偏遠落后地區。

陳友華認為,人口受教育水平的提高,有利于現代思想觀(guān)念的傳播和創(chuàng )新,對提高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力、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和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有積極作用。未來(lái)需要進(jìn)一步提升人口受教育水平,但不能“虛胖”,需要平穩發(fā)展。如果過(guò)度追求學(xué)歷,超前于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對勞動(dòng)力的要求,社會(huì )就不能為接受過(guò)高等教育的人提供足夠的高質(zhì)量就業(yè)崗位,人才得不到充分的開(kāi)發(fā)利用,甚至會(huì )失業(yè),將影響社會(huì )與家庭的穩定及個(gè)人健康發(fā)展。

人口性別比改善,新生兒性別比高

2020年全國總人口性別比(每100位女性所對應的男性數目)為105.07,與2010年的105.2基本持平,但我國人口基數大,男性依舊比女性多3490萬(wàn)人。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1.3,較2010年降低了6.8,逐漸趨向正常水平。

“我國男多女少的人口失衡局面,一定程度上,(下轉3版)(上接1版)受到20世紀80年代以來(lái)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的影響?!比芜h表示,從2009年起,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持續下降,這表現了人口性別結構持續改善,也是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的一大表現,說(shuō)明性別平等觀(guān)念更加深入人心。需要注意的是,出生人口性別比仍在正常界限之上。未來(lái)還需進(jìn)一步做好性別平等促進(jìn)工作,逐步使出生人口性別比恢復正常水平。

“按我國人口平均預期壽命水平估算,我國總人口性別比應該低于100才算正常?!标愑讶A表示,現在遠遠超過(guò)正常水平,說(shuō)明人口性別結構并未明顯改善。女性具有生存優(yōu)勢,各年齡組女性人口死亡率都低于男性;隨著(zhù)我國生育率和死亡率下降、平均預期壽命延長(cháng),必將出現少子老齡化傾向,兩者聯(lián)合作用就會(huì )出現總人口性別比持續下降趨勢。人口性別失衡最直觀(guān)的影響就是男性婚姻擠壓及其帶來(lái)的一系列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問(wèn)題,進(jìn)而給個(gè)人幸福與社會(huì )和諧穩定帶來(lái)負面影響。

年齡結構兩升一降,老齡化進(jìn)程加速

本次普查數據顯示,全國0~14歲人口有25338萬(wàn)人,占17.95%;60歲及以上人口為26402萬(wàn)人,占18.7%;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為19064萬(wàn)人,占13.5%。全國31個(gè)省份中,除西藏外,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全部超過(guò)7%,達到老齡化社會(huì )標準;有16個(gè)省份的65歲及以上人口超過(guò)了500萬(wàn)人,6個(gè)省份老年人口超過(guò)了1000萬(wàn)人。與2010年相比,少兒人口和老年人口比重上升,青壯年人口的比重下降。

數據說(shuō)明,我國生育政策調整取得積極成效的同時(shí),人口老齡化程度進(jìn)一步加深。任遠表示,10年間,60歲及以上人口比重上升了5.44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上升了4.63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我國人口老齡化速度超出此前預想?;究梢哉J為,我國2021年將會(huì )進(jìn)入老齡化社會(huì ),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會(huì )超過(guò)14%。而且,我國2022~2035年將面臨非??焖俚睦淆g化,這凸顯了從國家戰略高度積極應對老齡化的緊迫性。

陳友華表示,老齡化社會(huì )加速到來(lái)使得以下問(wèn)題更加突出,必須做好思想準備:一是養老保險基金支付壓力逐漸增大,可持續性面臨越來(lái)越大挑戰;二是老年醫療費用支出急劇增加,醫療保險基金面臨極大壓力;三是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急劇增加,家庭、社會(huì )與政府將面臨越來(lái)越大的老年照護壓力;四是代際矛盾與沖突會(huì )逐漸增多。

然而,老齡化既是挑戰也是機遇。人口老齡化將減少勞動(dòng)力的供給數量、增加家庭養老負擔和基本公共服務(wù)供給壓力,但也促進(jìn)了“銀發(fā)經(jīng)濟”發(fā)展,擴大了老年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消費需求,還有利于推動(dòng)技術(shù)進(jìn)步。陳友華建議,積極應對老齡化可從以下6個(gè)方面著(zhù)手:1.鼓勵生育,努力促使生育率回升至更替水平附近。2.逐漸延長(cháng)退休年齡,增加勞動(dòng)力供給,減輕養老保險基金支付壓力。3.完善老年社會(huì )保險制度。4.努力開(kāi)發(fā)老年人力資源。寧吉喆也表示,60歲及以上人口中,60~69歲的低齡老年人口占55.83%,他們大多具有知識、經(jīng)驗、技能優(yōu)勢,身體狀況還可以,發(fā)揮余熱的潛力較大。5.弘揚我國尊老孝老的優(yōu)秀文化傳統。6.構建以自我養老服務(wù)為基礎、家庭養老服務(wù)為依托、社會(huì )養老服務(wù)為補充、政府養老服務(wù)為兜底的養老服務(wù)體系。

人口流動(dòng)更活躍,集聚效應顯現

居住地與戶(hù)籍所在地不一致的現象相當普遍,2020年我國人戶(hù)分離人口近4.93億人,約占總人口的35%。其中,流動(dòng)人口約3.76億人,10年間增長(cháng)了近70%。東部地區吸納跨省流動(dòng)人口9181萬(wàn)人,占比達73.54%。人口持續向沿江、沿海地區和內地城區集聚,長(cháng)三角、珠三角、成渝城市群等主要城市群的人口增長(cháng)迅速,集聚度加大。從人口城鄉結構看,我國城鎮常住人口持續增加,常住人口的城鎮化率進(jìn)一步提高。10年間城鎮常住人口增加2.36億人,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提高了14.21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

“大規模的遷移流動(dòng)人口已經(jīng)成為我國人口變動(dòng)最為突出的現象?!比芜h表示,此前的流動(dòng)人口動(dòng)態(tài)監測調查數據顯示,2014年以后中國流動(dòng)人口增長(cháng)似乎有所放緩??墒聦?shí)恰恰相反,人口流動(dòng)在加速。這表明,我國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持續發(fā)展,為人口的遷移流動(dòng)創(chuàng )造了條件。人口流動(dòng)過(guò)程也推動(dòng)著(zhù)城市化,帶來(lái)都市圈和城市群的發(fā)展。

當然,流動(dòng)人口增多會(huì )帶來(lái)人口管理難度加大、公共資源配置錯位、公民基本權利難以切實(shí)保障等問(wèn)題。但城鎮化率提升使得生產(chǎn)力提高、百姓生活條件改善、政府更有效率地提供基本公共產(chǎn)品與服務(wù),有利于促進(jìn)社會(huì )的公平與正義。任遠表示,我國需要繼續推動(dòng)戶(hù)籍制度改革,目前尤其要做好300萬(wàn)人口以上特大城市和超大城市的戶(hù)籍制度改革。與人口遷移流動(dòng)相關(guān)的人口政策和管理制度改革,將會(huì )成為我國日益深化的移民社會(huì )需要重點(diǎn)推動(dòng)的建設內容?!?/p>